Meretseger

未来见

想着还是得来给这一年自己的丸昴生活一个交代。

其实本来因为各种原因也没办法再产出同人了,但是之前让丸昴成为生活一部分的每一天都很高兴。

怎么说呢,比起目的更像是过程,一个认识更多优秀有趣的人的过程,所以之前的文都不会删也不会锁。

但是因为不想改名字的缘故,这个号应该也不会再使用了所以取关请随意。

还有更远更远的地方,

所以未来再见。

怎么说呢,眨眼之间,2017年马上就要结束了(播音腔)。

本来想跟风玩一波“2017年对lof主的印象”,结果看了一眼自己惨淡的更新状况暗搓搓地按下了自己骚动的心(虽然还是想玩!)。

接下去的时间可能都会在持续的躺尸和闭关学习中度过,所以先提前祝还能看见这条的大家(这里纠结了五秒怎么称呼)2018新年快乐,头发浓密(?),所有努力都能有回报,遇到的大部分人都温柔。

总之,2017年能够因为丸昴和一些人产生交集,真是非常幸运了。

—— 【丸昴】归途 1



01.

偏离66号国道往西二百公里,车窗外不知什么时候起只剩下大片无人问津的田野连绵而过,上一根高压电线杆子在半小时之前存在感极低地从涉谷的左边一晃而过,让他被迫以一个极其别扭的姿势和这片越走越荒蛮的大地上仅存的一块人类智慧的边角料打了一个不痛不痒的照面。

涉谷心底非常以假乱真地泛起一股货真价实的心酸。这份心酸一小部分源于他高高举过头顶的右手腕上那个银色小巧的手铐让他不得已长时间地保持着这个脑瘫儿童欢乐多的偏瘫姿势,手铐上那个精巧的联邦警徽在远处徐徐落下的夕阳里刺得他眼角膜心理性疼痛;而另外那一大部分则在于:

“丸山先生,照您这个油耗我们顶多再跑五十公里,就可以如愿以偿地在这个人迹罕至的沙土地里来一...

—— 【丸昴】あ

是一个迟了一点的生贺。

设定和形象大概就是参照あ那首solo的现场版吧。

小声:其实没有什么具体的情节,大概就只是想说一句誕生日おめでとう吧。

...........................................................................................................................................

01.

丸山在十好几岁那年得到的蛋和身边朋友们的都不太一样。

横山早在年初就从他裂成两半的紫色蛋壳里得到了一只眼神湿漉漉的犬系少年。据当时在场的小亮说,后者睁眼的瞬...

一个贺文只写了一行的推用“距离欧洲时间十二点还有七个小时”自我安慰。

最近出了一些变故,这个月可能会停更一小段时间,之前的点梗或许也会拖到九月,再一次双手合十举过头顶了。

突如其来的200fo!

就,十分诚惶诚恐了(虽然如此但是也请大家不要在这个时候取关我,不然我要怂唧唧地闹了)

怎么说呢,本来注册lof只是因为想跟进喜欢的画手,所以连用户名都起得不怎么走心。

所以…突然疑惑大家到底为什么会fo我这么一个,性冷淡(?)型的自嗨选手呢?(因为顺手

然后,点蚊也可以,虽然100fo时候的文还没有写完(一篇糖八一篇现实向我记得的!)

总之,非常感谢每一颗小红心小蓝手和每一条愿意和我互动的评论了(土下座

—— 【丸昴】おやすみ

是一篇非常特别贼拉纯洁的suba叔叔带孩子。

画风参见泡面番,是个大概不是特别有趣的脑洞。

是儿童文学

是儿童文学

是儿童文学

有仓安横雏。

以及大概,总是ooc的吧。

..............................................................................................................................................

//

丸山隆平,时年五岁。

是一个由于各种不可抗力交叉影响而不得不被托管在楼上suba叔叔家里的小崽子。

此时他正嚼着suba...

—— 【丸昴】Beautiful things

是一篇  @蓬松 蓬蓬老师点的迟到的偏题作文了,(双手合十举过头顶!

丸山先生 x 小妖精昴子被强行写成了黄暴少女的清纯夏日恋爱物语。

我真是一个难产的废推了,至于标题,其实它叫 教练我想学画画!

然后!

狗血ooc

狗血ooc

狗血ooc

..........................................................................................................................................

01.

为人师表,待人接物要表现...

论友谊是如何破裂的:)

毛球小精灵:

那一天我和@一只电推子  回忆起了刚认识的时候明明尬得不行还要互写的情敌问卷(是叫这个吗?)的恐惧
然后我们重新写了一遍!明白了为什么写问卷的途中会想把对方打死(明明是她单方面想打死我)而且我写错了她还不让我改大家评评理了!
p2是毛球打尻图原告 今天可以说是我画手出道的日子了!放鞭炮

—— 【丸昴】一个大佬的自我修养

我都不好意思管这个叫傻甜白,那就叫无脑甜吧。

一个为了甜而甜的大佬昴 x 医生丸。

ooc预警!

............................................................................................................................................


1)

照道理说,诊室这种地方无关人员是不可以随便出入的。

但是用涉谷昴的话来说就是,谁是无关人员了?和丸山有关系不就算有关了吗?

于是事情就轻而易举地变成,诊室里唯三的椅子被涉谷翘着腿霸占掉一张,有时候...

—— 【丸昴】恋人总想推头发怎么办?在线等,急!

给棒老师的一个点文 @蟹肉棒 (捂脸遁走

傻甜白的段子风了,ooc预警!

群聊的设定大概是昴看不见他们其他人说什么这样。

有一点仓安横雏出没。

............................................................................................................................................


1)


怎么想都是那个酷爱模仿井上阳水的电视导购的错,卖什么不好偏卖电推子。

丸山抿着嘴,十分委屈地和自己翻盖手机的键...

返回顶部
©Meretseger | Powered by LOFTER